林糖unicorn

是个狼鸽,没有文采。

【洋灵】远行


#一发完,ooc

#小朋友和哥哥的第一面

#一个速打

火车站仿佛被一层磨砂玻璃遮挡着,看不真切。少年眯着眼睛坐在不锈钢的长椅上,头像小鸡啄米般一点一点的,是在打着瞌睡。

仍是清晨,人并不多,有的也只是和少年一样在长椅上睡着。“嗡——”少年轻皱了一下眉,手在外套口袋里摸几下掏出手机,按下接听键。

“超啊,怎么样,出发了吗?”是妈妈的声音。李英超揉着眼睛,刚睡醒的声音还带着几分沙哑。“没呢,六点的火车,还有半小时。”

“噢噢。”然后电话那头就没了话语,只有细微的呼吸声。半晌,李英超才听到母亲的一声叹气,然后对他说:“去北京的一路上要小心,到了给妈妈一个短信。”

李英超低低嗯了一声,和电话里的人道了一声再见,便挂断了电话。他自然知道妈妈叹气是为了什么,但他已经决定了去追梦,就不准备回头。

又坐了一会醒神,李英超站起身子,背着自己只装了几件衣服的小书包去上车口。火车站也有了其他赶早车的人,拖着大大的行李箱走在过道上,轮子划过地面发出声响。“哒哒哒哒——”有点像在大草原上的马蹄声。李英超突然生起了想骑马的念头,然后暗自决定以后一定要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骑一次马。

火车完了又动车,然后再坐地铁。李英超站在北服的校门口时,脑子还晕晕乎乎的,想的还是: 怎么两个小时就到了。15岁的孩子没怎么见过世面,觉得至少得坐上和几天几夜才能到。之后想起来这段经历,对于自己能准确到达目的地,李英超也很是惊讶。

李振洋便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前,不过小孩当时还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很冷漠的哥哥叫什么,只是单纯觉得很帅

从小到大,除了自己,李英超还未见过一个能让他觉得帅气的男生。很显然,李振洋成为了这个第一人。不过冷漠在之后被某人澄清: 是因为大清早要去接他不能睡觉,而带上的起床气。

李振洋看到小孩,同样不无惊讶地想: 这小孩长得真好看。不过看样子才大概15岁吧,秦姐诱拐未成年啊。

“你叫李英超对吧。有地方住吗?”李英超看李振洋看得有点愣神,点了点头,反应过来后又连忙摇了摇头。

李英超抬眸,对上男人无奈的眼神,开了口:“我叫李英超,没地方住。”被小孩一连串的行为逗笑,李振洋的起床气也散了。

李振洋微微眯眼,看着漂亮的小孩说:“走吧,哥哥带你去宿舍住。”李英超收起小心思,乖乖的跟上。

至少现在,我们还在往前走,没走到尽头。

【洋灵】37.2摄氏度

#一发完,ooc

#带卜岳

#比正常体温高0.5及以上摄氏度才算发烧

#灵感来自于@夜洋风景

1.

37°C。

李英超一觉醒来,便看到岳明辉头上顶着一个大大的符号,颇有点游戏里npc的感觉。

“超,你已经盯了我一上午了。”岳明辉无奈地走到李英超跟前,把小孩乱糟糟的头发用手理了一下,至少看起来没这么像鸡窝。

李英超用手撑着脸,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岳明辉问道:“岳叔,人正常情况下体温是多少度呀。”

还没等岳明辉回答,小孩又急忙补了一句:“告诉我多少摄氏度就好,就不用给我扩展知识了。”

岳明辉刚想据此问题开启一场讨论,便被扼杀在摇篮中。“正常体温的话应该是37摄氏度吧。”

然后就见小孩对他灿烂地笑了一下,然后留下一句让他摸不着头脑的话:“那这么说的话,岳叔你很正常。”

“你这小孩一天天净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,别跟洋洋学坏了。”岳明辉找着机会,正想发表一篇小论文,肩上便搭来了一只手。

“聊啥呢这么开心。”卜凡右手搭在岳明辉的肩头,整个身子脱力似地靠在后者背上。

有点像树懒。岳明辉想的有点出神。忽然发现如果这样比喻,那他自己就是一棵树了。

卜凡被岳明辉突然的笑声吓了一跳,左手敲了敲这人的脑袋,却没用力。

“你又在这想些什么55667788的呢。对了老岳,帮我抽一下游戏装备呗,你手气肯定比我好。”两个人絮絮叨叨地走开了,姿势却一直没变。

37.2°C。两个人的头上都是这个符号。

李英超若有所思地看着两个人聊着聊着便越靠越近的身子。

2.

李英超端坐在电脑前,眼睛看向电脑屏幕,心思却不知飘到了哪里去。

电脑屏幕上显示着一段话:

正常人体温维持在37度左右

而遇见喜欢的人时候,体温会上升0.2

李英超突然想到早上的岳明辉和卜凡。又突然想到自己和李振洋。

应该也会上升0.2吧,无论是哪个人。

3.

“李振洋,李振洋!”李英超跑遍整个坤音,也没找到想找的人。

“博文哥,我洋哥呢?”“他好像是去超市买东西了吧。怎么,你找他有急事?”博文满脸写着好奇地看着小孩。

李英超摆摆手,说:“没啥急事。那我走啦。啊对了!”刚准备离开,李英超想起什么似地,又折返回来。

“博文哥,你也很正常。”留下一个灿烂的笑,小孩一蹦一跳地下了楼。

留下和岳明辉一样摸不着头脑的博文。

门口传来锁被打开的的声音,伴随着塑料袋摩擦的哗啦声。

“我回来了!”李英超回过神来,看向门口,便看到李振洋提着两个大大的塑料袋,里面装满了东西。

李英超看向李振洋的头顶。37°C。

李英超突然对看不到自己的温度有点不开心。不过仅仅是一秒。因为无论看不看得到,他都能确定,现在的体温上升了0.2。

是只要知道的人都能看出其中的热烈与嚣张的0.2。明艳刺眼,饱含私心。

李英超把电脑页面关掉,然后像是为了确定什么似的,大声地喊了一句“洋哥!”然后慢悠悠地走到李振洋旁边。

“洋哥你买了啥啊,有糖吗?”李英超说着无关紧要的话题,眼睛却一直盯着李振洋的头顶。

李振洋浑然不知李英超的小心思。他把两个塑料袋都放在桌上,然后指了指其中一个,说:“买了买了,就这个袋子,里面都是。”

37.2°C,李英超满意地眯起了眼睛。

“李振洋,你现在体温是37.2摄氏度。”小孩没头没尾的一句,李振洋也没什么反应。他从刚刚指的袋子里拿出一包水果软糖拆开包装,然后拿出两颗,塞了一颗进自己嘴里,另外一颗塞进小孩的嘴里。

李英超感觉有一片羽毛落在自己唇上,伴随羽毛来的是一颗软糖。他忽然觉得有点痒痒的,嘴唇是,心也是。

“吃你的糖去,别在这说些奇奇怪怪的话,不然他们又要说我带坏你了。”李振洋说着,把整一袋糖塞进了小孩的手里。

李英超从袋子里又摸出几粒糖丢进嘴里。嚼着东西的嘴巴不方便说话,他就用眼神表达想说的。

赤裸裸的得意,毫不掩饰的爱意。

李英超相信眼前的人看懂了。因为他头上的符号变成了37.4°C。

小孩把嘴里的糖囫囵吞下,然后故意把脸凑得很近,近到李振洋可以感觉到小孩呼出的气体一下一下拍打在他的下巴上。像是在准备一场亲吻。

“李振洋,你喜欢我。”是肯定句。

“嗯。”也是肯定句。

李英超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,奖励般在李振洋的脸上亲了一下,仿佛蜻蜓点水。

被亲的某个人满眼都是小孩亮晶晶的眼睛,忽闪忽闪地。他觉得这应该是星星。

“好巧,我也喜欢你。”

37.2°C。上升的0.2代表了我对你的喜欢。